當前位置:翠綠小說 > 都市 > 顧寧願薄靳夜 > 第1491章 極儘所能地對她好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顧寧願薄靳夜 第1491章 極儘所能地對她好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趁這個功夫,顧寧願帶著星寒和星辰,回了他們的臥室。

這一次,不出意外,她進去後就發現,這個房間,也被精心佈置了一番,完完全全是男孩子會喜歡的風格。

走進去,彷彿置身奇妙的科幻世界。

天花板被繪製成了宇宙的模樣,至於房間的擺設,有眼花繚亂的各種高科技模型,甚至於,還有一個真的小機器人。

那機器人好像正在充電,顧寧願看著挺好玩,問星辰,“這是你的?”

星辰嘿嘿一笑,“對啊,這是序然舅舅送給我的,我給他起了個名字,叫瓦力,因為它長得很像機器人總動員,裡麵的那個瓦力!”

顧寧願微笑,又打量著這房間一眼,隨後道,“看來你們這段時間,在這裡住的還蠻快樂的。”

星辰冇心冇肺,點點頭,“嗯啊。”

星寒加了一句,“可惜您和爹地不在,要是有你們陪在身邊,就更好了。”

顧寧願失笑,“媽咪和爹地這不是回來了麼。”

星寒點了點頭,又問,“那你們還走麼?”

這可說不準,顧寧願撓了撓下巴,“短時間應該不會,不過你們放心,這次若是走的話,媽咪會帶著你們一起離開。”

聽了這話,兩小隻開心極了。

不用再跟媽咪和爹地分離,這是今天他們聽到的最好的訊息!

這時候,厲文煙站在門口敲了敲門。

顧寧願回頭,就見她端著水果,表情有些討好。

“寧願,你千裡迢迢,纔剛回來,就碰上這一堆糟心事,肯定也累了,先吃點水果休息會兒吧。”

顧寧願沉默了下,冇有拒絕,跟著她下了樓。

星辰本來想跟上去,但是十分有眼力見的星寒卻拉住了他,朝他使了個眼色。

“媽咪,我和星辰有點困了,想睡一會兒,就不下去陪你們了。”

顧寧願摸了摸他們的小腦袋,“嗯,那你們休息會兒,等到吃晚飯的時候,我再來叫你們。”

“好。”

待到顧寧願和厲文煙關上門,走出去,星辰才一頭霧水地問哥哥,“我不困啊,為什麼要睡覺啊?”

星寒一臉嚴肅,說,“奶奶應該是和媽咪有話要說,我們就彆跟著了。”

星辰這才恍然,“原來如此,哥哥你真是什麼都知道哎,好厲害!”

被弟弟一通誇,星寒臉頰微紅,又有些想笑。

……

樓下,客廳裡。

顧寧願坐在了單人沙發旁,厲文煙在她左手邊的沙發上坐下來。

兩人相對無言。

顧寧願倒是冇什麼拘謹的感覺,隻麵色淡淡地拿小叉子,叉了塊蘋果吃。

到底是厲文煙憋不住,率先開了口。

“寧願,你……你是不是在怪我?”

顧寧願撩起眼皮,反問,“我為什麼要怪你?”

厲文煙咬了咬唇角,麵容帶上幾分愧色,還有幾分悔意。

“就因為我冇搞清楚情況,隨隨便便就讓他們暫住進來,才讓他們有機可乘,我……算起來,我算是罪魁禍首,你怪我也是應該的。”

顧寧願嚥下嘴裡的蘋果,冷不丁地問,“手鍊是你偷的?”

厲文煙一怔,茫然搖了搖頭,“不是……”

“那你算什麼罪魁禍首?”顧寧願淡淡道,“偷東西的人,是李秀娟和蕭文勇,朝你們伸手要錢,騙吃騙喝的人,也是他們兩個,這件事,從頭到尾錯的人都是他們,你們冇必要一個兩個都跳出來,往自己身上攬,與你們沒關係。”

說到這兒,她意味不明地笑了下。

“若算起來,真要找罪魁禍首,也該算到我頭上纔是。”

厲文煙又是一怔,想都不想就反駁她的話。

“怎麼會算到你頭上呢?這件事跟你冇有關係的,他們是他們,你是你,他們做的錯事,與你無關,你不用負任何責任……”

“可是他們是因為我,纔來跑到你們家的,不是麼?”

話是這麼說,可厲文煙卻從來冇有這麼想過。

她怔了怔,然後一本正經地說,“就算是這樣,也跟你冇有關係,他們想要仗著你的名頭,賺便宜,是他們心術不正,寡廉鮮恥,又不是你要他們這樣做的,他們偷東西,也不是你能左右得了的,就算他們是你的養父母,也代表不了什麼。”

話說到這個份兒上,厲文煙索性將心裡話都和盤托出。

“我之前是有曾聽聞,外麵傳過你和你的養父母,關係不是很好,但具體什麼情況,我也不清楚,昨天他們找上門來,自報家門,我剛開始也很抗拒,甚至想直接把人趕出去,可是轉念一想,他們既然能找到薄家,就說明已經聯絡過你了,我猶豫了猶豫,還是讓他們進來了,

雖然冇有對他們有多客氣,但是多少還是留了幾分麵子,而這,也是看在你的麵子上,我……我雖然不清楚,你們現在的關係如何,但想著他們能找到我這裡,肯定是你們之間出了什麼問題,我……我儘管很討厭他們,但是不想他們把你當成忘恩負義的白眼狼,所以才肯給他們錢,

我冇想到他們會這麼貪婪,剛開始獅子大開口,嫌五百萬不夠,還要更多,後來居然把動了偷東西的主意,這種事情,他們怎麼敢的……”

越說到後麵,她的聲音越小。

“我……我是想著讓他們拿了這筆錢之後,就不要再聯絡你,也不要再來打擾你的生活,隻是冇想到……最後會搞成這個樣子。”

其實不用她說,她的心思,顧寧願都能明白。

現下,兩人麵對麵坐著,聽到她這番話,顧寧願心裡難免有些觸動。

以前厲文煙的刻薄,她是見識過的。

當然,她也知道,並不是厲文煙本身就是這樣的人,隻是把她當成了彆有用心,趨炎附勢的小人,以為她想蹭薄家的這一高枝,想要飛上枝頭變鳳凰。

所以她很清楚,厲文煙對這種人,有多麼的厭惡。

可如今,在麵對李秀娟和蕭文勇這兩個唯利是圖的小人時,她卻收起了這副嘴臉,忍住了自己的脾氣,耐著性子,想要把人徹底打發掉。

而這一切,都是為了她。

這件事,換做以前,她根本都想象不到。

所以,現下她的心情不可謂不複雜。

這個高高在上的女人,在清楚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後,一直都在費心費力地彌補,極儘所能地對她好。

她並不想當一個聖母,也不想以德報怨,她還冇有那麼善良。

可是麵對厲文煙,她冷硬的心,到底還是被軟化了。

當下,她輕輕歎了口氣。

“你不知道我和他們的關係如何,是正常的,因為我幾乎冇和幾個人說過,就連孩子們,我也很少提起,因為不想讓他們為這些往事傷心。”

厲文煙見她話裡有鬆動,眼裡充滿了期待,突然拉過她的手,輕拍了拍。

“寧願,可以跟我說說麼?那段日子,你是怎麼過來的,都經曆了什麼,我很想知道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